您現在的位置: 灣區影像 > 視頻庫

葉劉淑儀:國家推進(jìn)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對香港來(lái)說(shuō)是一個(gè)重要的機遇

2022年08月08日 來(lái)源:南方網(wǎng)

[ ]

  2020年起實(shí)施的《香港國安法》作用有目共睹,標志著(zhù)困擾香港回歸23年來(lái)國家安全的法律缺口得以填補,香港也得以走出困局、從亂到治。

  “但實(shí)際上,1997年香港回歸時(shí),基本法第23條就規定,香港特區需要自行制定國家安全法,現在已經(jīng)過(guò)去25年了,這個(gè)立法至今沒(méi)有通過(guò)?!?022年夏天,少有的超高溫席卷香江,就像20年前那般火燙。在位于香港灣仔的辦公室內,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會(huì )議召集人、立法會(huì )議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在接受南方報業(yè)記者專(zhuān)訪(fǎng)時(shí),對那一年的“喧囂”仍然難以釋?xiě)?,不是因?002年她作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主要推動(dòng)者之一,被妖魔化,而是這個(gè)同被妖魔化的條例,一直無(wú)法立法,最終成為香港特區政府管治的一個(gè)“漏洞”?!爸档闷诖氖?,新一屆政府正積極推展香港基本法第23條本地立法工作,我很有信心這次能順利推動(dòng)?!?/p>

  葉劉淑儀,香港歷史上首位執掌紀律部門(mén)的女性,曾統領(lǐng)香港6萬(wàn)紀律部隊,人稱(chēng)“香港鐵娘子”。2002年,香港特區政府曾嘗試落實(shí)基本法第23條,但最終撤回草案。當時(shí),身為特區政府保安局局長(cháng)的她,正處于漩渦風(fēng)口。

  【基本法第23條立法】

  我們輸了傳媒戰,輸了心理戰,被人乘虛而入

  1998年,葉劉淑儀被任命為香港特區保安局局長(cháng),成為香港首位、也是迄今唯一執掌紀律部隊的女性。冷靜果敢、雷厲風(fēng)行的做事風(fēng)格,為她贏(yíng)得了高民望。

  2002年9月,香港特區政府開(kāi)始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進(jìn)行3個(gè)月的公眾咨詢(xún)。沒(méi)想到,這成為了葉劉淑儀政治生命繞不開(kāi)的分水嶺。

  2003年2月,按照行政會(huì )議建議和行政長(cháng)官指令,香港保安局向立法會(huì )提交《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旨在實(shí)施《基本法》第23條,但在之后的討論中卻不斷有議員提出押后,并煽動(dòng)游行。

  時(shí)為保安局局長(cháng)的葉劉淑儀因為未能有效消除公眾疑慮,又連番發(fā)表富有爭議性的言論,使她的民望從高居特區政府高級官員之首跌至谷底。2003年,層層阻力之下,基本法第23條擱置立法。同年7月16日,葉劉淑儀以“私人原因”為由辭職,自此中斷了她在香港政府28年的服務(wù)生涯。

  記者:當時(shí)為什么要推動(dòng)基本法第23條立法?

  葉劉淑儀:香港基本法第23條要求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dòng)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jìn)行政治活動(dòng),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lián)系。所以,從一開(kāi)始,推行基本法第23條立法就是我們的憲制責任。

  2002年的時(shí)候香港已回歸祖國5年,在這個(gè)繁榮的國際之都內有著(zhù)最國際化的經(jīng)貿環(huán)境,但也意味著(zhù)有很多外國勢力在香港,形成了對國家安全的威脅。他們做事方法就是長(cháng)時(shí)間培育一些親近外國的孩子,特別是對青年人、學(xué)術(shù)界、老師、中小學(xué)生、大學(xué)生灌輸一些思想,把一些所謂“自決”“獨立”的思想播種在青年人(思想)里面,對國家構成了威脅。因此,維護國家安全是非常重要的。行政長(cháng)官會(huì )同行政會(huì )議決定要實(shí)施基本法第23條,我是主要官員負責執行和推動(dòng)。

  記者:經(jīng)過(guò)向公眾咨詢(xún)后,香港保安局是2003年2月向立法會(huì )提交《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旨在實(shí)施《基本法》第23條,但在之后的討論中卻不斷有議員提出押后,并煽動(dòng)游行。

  葉劉淑儀:比起現在很多外國的同類(lèi)條例,我們提交的那條條例的內容根本上是非常溫和的。一開(kāi)始其實(shí)也挺順利,但后來(lái)一直推下去就發(fā)覺(jué)環(huán)境非常惡劣,主要是傳媒環(huán)境非常惡劣,極少支持政府,全是一面倒的聲音。

  為什么要這么做呢?根據政治規律,越是太平盛世,投票率就會(huì )越低。所以,當政客想讓那些平時(shí)不出來(lái)投票的人出來(lái)投票時(shí),就會(huì )制造議題,煽動(dòng)選民情緒,進(jìn)而讓他們?yōu)榱怂^的“改變現狀”而出來(lái)投票。所以,大家看到,反對派的所作所為——故意挑起仇恨、引發(fā)恐懼,從而爭取更多的支持票。加上當時(shí)已經(jīng)有市民因為抗擊非典的舉措對政府不滿(mǎn),所以,反對派一煽動(dòng),市民就很容易走出來(lái),發(fā)泄情緒。我們也確實(shí)看到,當時(shí)走出來(lái)的市民反對的不只是第23條立法,還有不少投訴非典處理不力、投訴負資產(chǎn)等。

  記者:這個(gè)草案最終以“撤回”告終,基本法第23條立法自此被擱置。您個(gè)人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葉劉淑儀:可以說(shuō),我們輸了傳媒戰,輸了心理戰,被人乘虛而入。一些媒體炮制了很多假消息,將官員講的話(huà)歪曲,令不少市民感到恐懼,把這條條例妖魔化。反對派最拿手的就是打這張牌,挑起香港人的恐懼。

  所以,立法形勢惡化得很快,我也受到很多指責。我原本是民望最高的局長(cháng),但(支持率)不斷下跌,我覺(jué)得我負累了政府。因為我民望這么低,說(shuō)什么都會(huì )被很多人指責我解釋得不好,這樣很難繼續工作。

  更氣人的是,有人除了叫我“掃把頭”(綽號),還做了個(gè)漫畫(huà)叫我女兒“小掃把”,這對一個(gè)十二三歲開(kāi)始進(jìn)入少年期的小孩子很不公平。所以我覺(jué)得當時(shí)我應該離開(kāi)。

  【卷土重來(lái)】

  西學(xué)民主理論實(shí)踐歸來(lái)“洗底”服務(wù)香港

  2003年,葉劉淑儀最終選擇和家人一起赴美國,她在斯坦福大學(xué)深造,修讀東亞研究碩士課程,當中的科目包括有中國文學(xué)、中國歷史、中國哲學(xué)、應用語(yǔ)言學(xué)、日文及比較民主發(fā)展。

  “我覺(jué)得我是需要再學(xué)習的,而且我是還要回來(lái)的?!痹谌~劉淑儀的辦公室內,放著(zhù)不少她留美的物什。有的人看來(lái),那是“避走他鄉”的無(wú)奈,但在葉劉淑儀向記者的形容中,那是一段能讓她反思自己過(guò)去服務(wù)政府多年得失的“靜好歲月”。在日復一日的“充電”中,葉劉淑儀放緩了步履,也放平了心態(tài),只是那顆心,一直惦念著(zhù)香港。

  2006年,葉劉淑儀學(xué)成之后毅然返港,同年7月18日,她成立了民間智囊組織——匯賢智庫,負責研究香港的政制和經(jīng)濟發(fā)展,就社會(huì )事務(wù)發(fā)表意見(jiàn)。2008年她成功當選香港立法會(huì )港島區議員,成為政府與市民之間溝通的橋梁。2011年1月9日,葉劉淑儀創(chuàng )立新民黨,就各類(lèi)社會(huì )事務(wù)發(fā)表意見(jiàn)和觀(guān)點(diǎn)。

  記者:當年您辭職有沒(méi)有不甘心?

  葉劉淑儀:離職的時(shí)候不斷有人送花,整個(gè)保安局的人也哭著(zhù)不舍得我走,這讓我很欣慰,這說(shuō)明我真的得到下屬的支持。同時(shí),我也很喜歡學(xué)習,一直希望多讀點(diǎn)書(shū)。所以去到美國后我就報名讀書(shū)了。剛開(kāi)始第一年沒(méi)有學(xué)位,然后去考試、申請、通過(guò)了,每天背著(zhù)一個(gè)背囊上學(xué),過(guò)一個(gè)普通學(xué)生的生活。

  那時(shí)候,我邊讀書(shū)邊反思,過(guò)去為什么工作會(huì )失敗,所以我會(huì )鉆研民主理論及如何實(shí)踐的知識,我想還是希望能服務(wù)香港,而且要比之前做得更好。因為我們是受惠于香港經(jīng)濟起飛的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一代人,而香港的繁榮發(fā)展也受惠于國家的發(fā)展,所以香港回歸祖國我好開(kāi)心,出于這種對我成長(cháng)的城市的愛(ài),對我自己國家的愛(ài),我都必須回去,繼續貢獻自己的力量。

  記者:所以您一畢業(yè)回到香港就直接參選。

  葉劉淑儀:是的。但我當初回去參選是很慘的,每天都被人拿23條來(lái)罵,罵我是“基本法第23條的惡魔”,但我必須要熬過(guò)去,拿回我的支持,贏(yíng)回我的支持者。這用香港人的話(huà)來(lái)說(shuō)就是“洗底”。因為我參選了,我選上了,那就是說(shuō)明我是有民意授權的,那(妖魔化我的人)還能攻擊我?經(jīng)過(guò)這樣的洗禮,現在沒(méi)人罵了。

  但另一方面,當時(shí)香港的政治環(huán)境越來(lái)越惡劣,一些傳媒的焦點(diǎn)就是在立法會(huì )內“拉布”“投擲”等戲劇性的畫(huà)面,而搗亂的人則發(fā)現通過(guò)這種方式能夠出彩,于是就出現了“劣質(zhì)民主”,甚至不少粗暴的場(chǎng)面。

  記者:面對當時(shí)這樣的環(huán)境,您想過(guò)要退出嗎?

  葉劉淑儀:這更加需要捍衛正義,更加要“頂住”。隨后,在中央政府支持下,《香港國安法》刊憲生效,對整個(gè)社會(huì )帶來(lái)的震懾作用是很大的,把暴力事件、“港獨”、肆無(wú)忌憚的囂張等方面的風(fēng)險減到很低。中央也完善了我們的選舉制度,加強了愛(ài)國者的宣誓要求,同時(shí)資格審查機制,也令搗亂分子沒(méi)法進(jìn)入立法會(huì )?,F在立法會(huì )恢復秩序,恢復效率,能正式開(kāi)展工作。

  記者:那您覺(jué)得現在是推動(dòng)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好時(shí)機嗎?

  葉劉淑儀:可以說(shuō)是一個(gè)好時(shí)機。一是本屆立法會(huì )里面的反對勢力已經(jīng)排除了,香港國安法里面也有條文寫(xiě)明特區應該盡快完成這個(gè)憲制責任。二是我們所有當選的議員都是愛(ài)國者,都有履行憲制責任的意識。而且我們修改了議事規則,過(guò)往少數人擾亂議會(huì )秩序的情況不會(huì )出現了。三是,我們的立法也要與時(shí)并進(jìn),不可以用回20年前我那條溫和的條例,而要因應新的形勢去研判采用新的條例。據我所知,特區政府也正在做這方面的研究。那些條例一定要如行政長(cháng)官所講的“管用”,也就是“有效”。我很有信心。

  【履任新職】

  本屆政府開(kāi)局良好定將“一國兩制”貫徹好

  2022年6月22日,時(shí)為候任行政長(cháng)官的李家超公布香港特別行政區新一屆行政會(huì )議成員名單,任期由7月1日起生效。葉劉淑儀擔任本屆行政會(huì )議召集人。

  坊間評論這一任命“實(shí)至名歸”。對此,葉劉淑儀向記者說(shuō),“行會(huì )是咨詢(xún)機構,第一要務(wù)就是根據我們的專(zhuān)業(yè)知識、我們的經(jīng)驗,給行政長(cháng)官最佳意見(jiàn)”。

  她認為,香港回歸祖國25年,最大的成就是在“一國兩制”的成功實(shí)施下,香港鞏固了全球金融、貿易和商業(yè)中心的地位,在法治、司法獨立、競爭力和大學(xué)排名等國際指標上都是佼佼者。

  談到香港未來(lái)的發(fā)展,葉劉淑儀說(shuō),國家的五年計劃正在幫助香港,將香港重建為一個(gè)以制造業(yè)中心為基礎的國際研發(fā)和技術(shù)中心;新任特首李家超有能力重組經(jīng)濟,領(lǐng)導政府重建和諧,推動(dòng)城市向前發(fā)展。

  記者:您作為行政會(huì )議召集人,未來(lái)將如何履職?

  葉劉淑儀:根據基本法,行會(huì )是咨詢(xún)機構。第一就是要根據我們的專(zhuān)業(yè)知識、我們的經(jīng)驗,給行政長(cháng)官最佳意見(jiàn)。此外,我們有16個(gè)非官守議員,我也是其他15個(gè)同事和行政長(cháng)官之前的橋梁,也是和行政機關(guān)的橋梁,轉達他的意見(jiàn),協(xié)助政府解釋政策。

  記者:您也是新民黨主席,您覺(jué)得新民黨未來(lái)的發(fā)展之路在哪里?

  葉劉淑儀:一個(gè)政黨最重要的就是人才,我非常重視培養年輕政治人才。同時(shí),我們的黨綱素來(lái)都是“革故求新,親近民心”,這也是我們未來(lái)工作的重點(diǎn),反映民意,推動(dòng)社會(huì )的改革,既根據基本法配合政府,也監察政府,做好立法與審批開(kāi)支建議的工作。

  記者:香港如何更好融入國家發(fā)展大局?未來(lái)的出路在哪?

  葉劉淑儀:國家推進(jìn)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對香港來(lái)說(shuō)是一個(gè)重要的機遇。一是動(dòng)力大,香港積極融入將會(huì )是一個(gè)發(fā)展的引擎;二是大灣區城市之間能錯位發(fā)展,比如我們的大學(xué)有著(zhù)許多世界一流的科研,如何使其產(chǎn)業(yè)化,這需要我們和大灣區內地城市很好地融合發(fā)展。

  我覺(jué)得本屆政府開(kāi)局良好,管治的風(fēng)格以及處理問(wèn)題的手法都讓人耳目一新。行政長(cháng)官的口號是“以結果為目標”,很重視團隊精神,相信新班子在中央的領(lǐng)導之下,很快能做出實(shí)績(jì),會(huì )將“一國兩制”貫徹好。

  策劃 侯小軍 張純青

  統籌 趙楊 胡念飛 謝苗楓

  協(xié)調 區小鳴 王勇幸 陳彧

  文字 李喬新

  拍攝 李喬新

  剪輯 李喬新 許曉鑫 陳晨

  平面 賴(lài)美雅

  實(shí)習生 游寶藝 柯舒雯

掃一掃,分享到微信朋友圈